今天一定做数学

数学是我的天使是我的芙蕾雅是我的宁芙ヾ(✿゚▽゚)ノ
酷爱挖坑,填坑靠随机掉落(∗❛ั∀❛ั∗)✧*。

药丸药丸冷CP绝望了orz

双yuri梗
掉进冷CP坑我也很绝望啊QAQ
依然维勇前提,双yuri这对多好发刀啊!
曾有一些隐约情愫啥的Be向最爽了!

        少年总以为恋情应是轰轰烈烈如飞蛾扑火,再不济也该如自己坐在奥塔别克机车后座时风声呼啸过耳的疯狂快感。

        所以尤里从不相信维克托和那只猪之间有所谓爱情,怎么会有那么相处的情侣呢?他们彼此注目不发一言,恋人之间早该激荡得天雷地火,怎么可能那么寂静呢中间还溢满了让人窒息、作呕的氛围。

        尤里有时会回想自己和猪排饭在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多半是自己对对方怒吼,对方从惊慌失措到从容不迫、甚至学起维克托的样子揉揉16岁的尤里的金发。

        ——16岁的,狮子样的少年。

        那个短暂夏日在长谷津海岸度过,马卡钦追逐踩踏她主人与日本青年的脚印,而狮子在沙滩上怒吼。

        尤里半眯起眼看见日本青年脸上被阳光的温度渐渐熏染上浅浅绯红,如同岛国漫山遍野开放的野樱。他棕褐色的眸子泛出红酒一样的柔和光泽,仿佛充满爱意。   
        尤里见过那样的眼神——当雅科夫看向莉莉娅时

        被那样柔和的人以那样的目光注视又是怎样的感受呢?尤里鬼使神差地想象起猪排饭含笑地望着自己,以同样信任、依恋的目光……尤里猛然回神起了一身恶寒,不对不对!想谁不好想猪排饭干嘛!那只蠢猪要不是因为维克托连和自己较量的机会都没有!

        尤里冲着两人一狗恶狠狠竖起中指,漂亮精致的小脸染上嫉恨的色彩,他微长的金发被咸湿海风吹得发潮黏成了一条一条遮住了澄澈碧眸。

        16岁的尤里心中莫名不爽,他将此归咎于俄罗斯老秃子脑门反光闪着了他的眼。还有那对戒指——哦,戒指!

        碍眼。丑陋。庸俗。

        尤里在心底恶狠狠地辱骂,猪排饭那家伙一点也不适合……适合金色。
■●●■
        17岁稍大些的时候情绪总是会莫名变得狂躁不安,就像大雨将至前的海面暗流汹涌。

        尤里很快进入发育关,几乎每天都觉得肌肉酸痛,骨架在嘎吱嘎吱长开。他的身高就像是在一夜间拔高到一米八多,介于男女之间中性的美被青年的桀骜不驯和坚毅取代,即使尤里站在维克托身边时也丝毫不逊色于那位冰上帝王,不会和小时候一样旁人只看着维克托而忽略他。

美中不足的事是雅科夫禁止了尤里的跳跃练习。
-tbc–

短小的一发,然而手机打字打到感到绝望!(´°̥̥̥̥̥̥̥̥ω°̥̥̥̥̥̥̥̥`)

【维勇】依然记梗✔

鬼魂维×养子勇✔
应该就是这样,我想写甜甜的养成系www
但是结局依然可以Be✔
Bingo小学生文笔,ooc瞩目

chapter.1
        维克托死了有十几年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按日本的说法——投胎转世,反而做了个幽灵,成天在圣彼得堡转来转去,那些小孩子们尚未被尘世染垢的眼睛看得见他,他于是和孩子们玩,日子倒也不是太无聊。
        他为人的时候是个花滑天才,却在拿下第二枚世锦赛金牌后因为宣布恋情而被狂热粉丝袭击致死。就算过去十几年了维克托想起自己的死因依然觉得憋屈,更憋屈的是——那个抱着与他同归于尽的狂热粉还没死。本来他在花滑这个他可以为之投入一切的艺术中走到更高的领域,结果——
        维克托不甘心。
        可是他又有什么法子呢?他只是个幽灵。
        他死前立过遗嘱,将位于圣彼得堡的公寓送给他的教练雅科夫。这十几年间他看着雅科夫从一个还算纤细美貌毛发浓密的中年人变成臃肿肥胖还地中海的老年人,和莉莉娅争吵又复合。还有尤里那个小猫终于从妖娆的妖精形象变成冰上的猛虎,在冰上一次次给人们带来惊喜。
         他就这样游荡于人间。
         然后直到某一天,雅科夫抱回来一个几岁大的黑发男孩儿。
         男孩儿的肌肤比玫瑰花瓣还要娇嫩,男孩睁开眼,棕红的瞳孔红酒般醉人,然后男孩直勾勾地望向他,向他伸出手,咯咯就笑出声来,如同露珠一滴滴溅落。
维克托鬼使神差地抓住那只在空中挥舞的小手,它软软的,一用力就会留下瘀痕一般。
        你真美!
        维克托笑着说。
        他的老教练也笑起来,皱纹纷纷舒展开,眼睛眯得快看不见了。
        “莉莉娅会喜欢你的。”雅科夫声音柔和。
当然!他这么可爱,莉莉娅一定会喜欢他的!维克托得意洋洋的想。
        “你叫什么——就叫你伊万好了。”雅科夫说。
        男孩懵懂地看着面前慈祥的老人,半晌,又开心地笑起来。
        我很喜欢他。维克托想。这可真奇怪不是吗?老家伙!
        这孩子和自己挺投缘。他单方面认定。

chapter.2
         “这是1——Один。”维克托扒在沙发旁边竖起食指教伊万数数,可惜小男孩只是咧着嘴傻笑,还想咬维克托的手指。
        “哦!我的小甜心——”维克托挫败的重重低下头,他对眼前只会傻笑的孩子感到绝望了,“跟我说,Один!”
        男孩——也就是伊万拍着掌大喊:“お兄ちゃん!”(这是日文“哥哥”的意思)
        维克托恍然大悟,自己居然忽略了伊万不懂俄语这件事,难怪自己怎么逗弄伊万都是置若罔闻的样子。话说……小家伙刚才说的是什么语言啊?似乎听过了。
        公寓的门在此时打开,浑身顶着风雪的雅科夫抖了抖手中的袋子然后侧身让他身后的莉莉娅进来。莉莉娅快走几步到了客厅,目光几乎立刻就射到了沙发上盖着毯子的小孩子身上。


牙白!好大一个逻辑漏洞等着我啊!
算了反正不会写完的

记梗记梗记梗!

1·双灵魂/人格设定
        胜生勇利的朋友们发现他越来越不对劲,当勇利在冰上的时候,他自信优雅,他热衷于社交网络和各种饭撒行为。

        可他私下和朋友相处的时候,他又变得谦恭到自卑的境地。并且他很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提到花滑。

        只有胜生勇利自己知道,他身体里还有另一个人,那个人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当他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时候,他是冰上的帝王;

        而当他是胜生勇利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再也渺小不过的失败者。

        胜生勇利讨厌花滑,因为那些荣誉是另一个人得来的, 他配不上!

呀咩,这个梗,不知道有没有撞啊撞了就不写了hhhh

2.古老的穿越梗hhhhh
不过是维克托和勇利的儿子/女儿回到了刚剪掉长发的青年维恰身边,然后维恰拖家带口追勇利的故事23333

3·生物学家维✘克隆人(?)勇
这篇无视科学了hhhh
伪父子hhhhh

体细胞核移植技术✔就是把体细胞核移植到减数第二次分裂中期的次级卵母细胞中,然后刺激融合发育成一个胚胎。

        勇利死亡,维克托提取了他的体细胞按照上面那个技术创造出了一个崭新的勇利。

可我是想写身为人造人的勇利对自身身份的认知过程——这样的我是否符合定义上的人。而且维克托也有问题,复刻一个人的遗传信息乃至一切,那么是否就可以称其为原先的那个人?
无法养成QAQ

       “那个孩子。
         那是他的恋人,他的造物——那只能是他的。”
其实我只是想写这两句话QAQ想写占有欲max的维克托,但是太ooc了。

我的脑洞与文之间,永远隔着一个莫桑比克海峡QAQ
不说了,滚去看书了

【维勇】没有标题就是这样(*๓´╰╯`๓)♡

啊对,白月光替身梗

chapter.2
        “哈?老头子以前有没有恋人——谁要知道那老秃子的事啊!猪排饭,你是不是找打?”
        ——这是尤里奥的反应。
        然后由于声音太大引起了莉莉娅·巴拉诺夫斯卡娅女士的注意和斥责:“尤拉,不要使用不优美的语言!”
        “维克托的初恋?他前女友那么多恐怕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吧哈哈哈哈。你自己去问他——维克托和你怎么了??”
         ——来自反射弧略长的米拉小姐姐。
         再三叮嘱冰场的伙伴不要告诉维克托自己问的问题,勇利看了看今天依然还在为阿妮娅愁云惨淡的格奥尔基,决定还是不问为妙。
        回归竞技之后的维克托依然秉持了随时随地都能气死雅科夫的传统,被雅科夫拖出冰场跑步去了,勇利这才有机会去问冰场的伙伴。昨天发生的事情始终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怎么回事?他从未听维克托提过有关那张照片的事。够了!胜生勇利,你应该相信维克托。他谴责自己。
        他甩开那些杂乱的念头独自穿上冰鞋上冰训练,并未察觉到尤里正古怪地望着他。维克托还真是个不合格的恋人啊!
        出于身体上的原因维克托暂时没有教勇利练四周跳,俄罗斯的冬季是在是太难熬了,即使胜生勇利在来圣彼得堡之前特意买了好几件厚大衣也于事无补。不裹紧围巾不戴帽子不把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就走在街上简直是一种酷刑,天气最冷的时候听说手机都会被冻关机。勇利时常觉得自己的关节在嘎吱作响,就像被踩碎的薄冰,显得酸涩的疼一点点泛出来,难受得他时常睡不着。
        为了你的膝关节着想,勇利,先停下4F的练习。维克托是这样说的。
        维克托气喘吁吁走进冰场的时候勇利正在练习鲍步,勇利左膝弯曲右腿绷紧,双手张开身形后仰,竭力舒展开自己的身体。就像一只鱼儿!该死的好看。维克托心想。接下来是连续步,那是尤里都不得不承认的美妙的步法。他的学生熟练地在冰上留下流畅的痕迹,身形曼妙美丽。
        冰上皇帝漫不经心系好冰鞋的鞋带,后脚发力,像只轻捷的燕子一样飞到冰场上去追逐他的恋人——维克托教练的例行公事,把艰苦的冰场练习变成双人滑✔达成。
        然而他的学生状态明显有些不对。
        成为背景的尤里靠着墙冲冰场里这对浑身都在冒傻气、还散发着粉红泡泡的白痴夫夫露出作呕的表情,他相信维克托那个老秃子绝对是看见了自己的举动,下一刻尤里惊天动地的喊叫声回响冰场——
        “老秃子把你手从猪排饭腿上拿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双yuri的感情越来越好了。维克托想。


        由于是冬日的缘故训练结束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天空被灰羽状的片片阴云覆盖,与地平线相接处却镀了一层白芒。维克托搂住勇利的腰一摇一摆走上回家的路,顺手抢过勇利围巾的另一边围在自己脸上,幼稚得像个小孩子。勇利无奈地叹了口气按住维克托让他停下脚步别动,随即绕到维克托面前替他理好围巾。借着身高优势维克托可以轻易看见勇利长睫低垂的样子,以及他琥珀一般纯净澄澈的眼瞳。恋人好看的手指绕过围巾若有若无擦过自己脖颈和下巴,带来微暖却瘙痒的触感。
#啊啊啊我的勇利这么可爱不想把他给别人看怎么办#
        某个表面正经的老流氓内心如上。然后张开手,用力一抱。
        正在给维克托整理围巾的勇利猝不及防被老流氓按到怀里给吓了一跳,连忙挣扎着从维克托怀里伸出脑袋左右张望查看是否有路人经过,因为不好意思而压低的声线反而显出几分软糯:“维特涅卡!这是在外面,把我放开!”
        “不放!我要勇利亲亲才松开哦!”高大的斯拉夫人坏心眼地凑到恋人耳旁说,“谁让勇利先招惹我。”
        路上已经有人看了过来,维克托在俄罗斯国内知名度很高,更何况这是在冰场周围,已经有人认出维克托并且开始指指点点,勇利几乎都听得见他们的窃窃私语。
        “看!那不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吗?他抱着谁?”
        “不就是日本的那个——胜生勇利!”
        “欸欸欸!今年大奖赛的银牌!我跟你们讲他的Eros滑的超性感超好的!”
        “那又怎么样?再好也比不过我们维皇!你说维皇他以后会当我们小猫的教练吗?”
        “嗯,不过你不期待期待维皇和我们小猫的对决吗啊啊啊!”
        “……”
        维克托察觉到怀中人身体一僵,安抚性地拍了拍勇利肩膀,摆出完美无暇的笑容走向不远处聚在一起八卦的粉丝。
         “啊啊啊他走过来了!”隐约一阵骚动。
        维克托永远都是这么耀眼呢!勇利被维克托强劲地揽着腰带着走过去,脑子里乱成一片就像不小心被小猫抓住的毛线团。
        “谢谢大家对我的喜欢,但是我不会教尤里奥的哦。”维克托一如既往地笑得完美,“我的徒弟只会有一个,就是勇利。”
        “诶?维坚卡……”

全部是心理描写qwq剧情始终硬伤,忧伤到变形……

【维勇】没有标题就是这样(*๓´╰╯`๓)♡

hhhh白月光替身梗,很恶俗很狗血是不是?没关系我爽就好了
全是套路系列
人物属于YOI,ooc我爱它
各种矫揉造作(*๓´╰╯`๓)所以我为啥要写它啊!不知道有没有和别的太太撞梗,算了撞的话我就删吧

chapter.1
        胜生勇利无意间发现那张照片时维克托正躺在客厅沙发上和马卡钦玩闹,甚至他们昨夜欢愉留下的青紫痕迹尚未淡去,而此刻勇利脑中轰然一声只剩下空白,他有那么一瞬间希望自己不曾心血来潮去打扫储物间。
        他死死盯着照片几乎把它看出一个洞来,老旧发黄的照片上是长发的维克托与另一个男孩双手交握,他们年轻的脸庞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荒谬的觉得熟悉,勇利想。
        啊对,问题出在那男孩身上!而那男孩——那男孩和他几乎是十成十的相像!恐怕就是连披集都会认错。他抑制住自己想要冲到客厅质问维克托的冲动,缓缓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翻滚的酸楚与背叛的愤怒。
        他想,自己或许该找个人问个清楚——但不是维克托!
        怎么回事?那个男孩是谁?维克托对我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一个个问题争先恐后地占据他本来就不怎么清晰的大脑。但是理智(倒不如说是对维克托的爱)很快让他清醒过来,勇利拿出手机点进拍照,他拿着照片的那只手抖得手机镜头几乎没办法聚焦,但他最终还是成功了。他创建了一个新的加密的相册,密码是小维死的那天日期。
        小维,求求你,保佑我。他望着手机里储存的小贵宾犬维酱的照片发呆。尽管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祈求些什么。
        或许是勇利消失的时间太久,维克托在客厅大声喊他的名字,声音慵懒调子拖得老长,尤里奥曾经不止一次咒骂维克托这甜蜜蜜、粘腻腻的腔调,而他脸红着在尤里奥暴跳如雷的怒吼中小跑到维克托身边。
        他的恋人对他和自己单独分开有一种奇怪的执念,这是勇利对维克托成为恋人后最早的认知。这一点体现于即使是在家里他们各自有事勇利不在维克托视线之内,维克托总要隔着那么一段时间就喊勇利一声,要么干脆就跑到勇利身边一下子抱住勇利在他身上蹭蹭;即使是在外面,维克托也要握住勇利的手一刻不松,就像是得了皮肤饥渴症。
        在发现这张照片之前勇利一直把这当做甜蜜的负担,而发现这之后,勇利不敢确定了。他们间的恋情就像冰山,真相蛰伏在海面之下,露出的那一部分晶莹剔透光华流转。不要乱想,勇利。他告诉自己,飞快地把老照片藏回原处,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应维克托。
        勇利走回客厅,由于自己搬到维克托的公寓里,维克托特意把原先的单人沙发换成更加宽敞的双人沙发,就连马卡钦都可以在上面懒洋洋的打滚。现在,维克托,他如今的恋人半眯着眼假寐,听见自己的脚步声而立刻精神起来,他睁大眼望向勇利嘴巴笑成心形,青蓝色的眸子就像贵妇首饰盒里那根被精心保养的项链上镶嵌的托帕石,衬上银色刘海更显深邃剔透。看得出来维克托的心情很好,勇利勉强打起精神冲维克托笑笑。
        糟透了!他知道自己笑的有多么难看,看来维克托也发现了。
        维克托担忧地坐了起来,他的目光专注地望着勇利:“怎么回事?勇利,你身体不舒服吗?我想你需要休息。”
        在这样关切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维克托的目光中,他不合时宜地想起温泉on ice那次自己的请求—— “维克托,请一定、一定只望着我一个人”勇利下意识扶了扶眼镜,他走到沙发面前眼神飘忽,随即恍然惊醒般答道:“啊?我没事维克托……我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维克托伸手想要把勇利拉到自己身上来,可在他刚抓住勇利手腕的一瞬间,他的手被飞快挣脱。力气大得他上半身一歪,马卡钦呜呜低哼着打了个转从沙发上跳下来,凑到勇利腿边撒娇。维克托挑起眉梢,神情十分诧异。“哦!勇利,”维克托夸张地大喊,手臂张开看起来像是要拥抱勇利一样,“你可怜的教练兼恋人做了什么不对的事?让他的小猪猪这么对他!”
       “啊,维克托!对……对不起!”胜生勇利猛然醒悟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他惊慌失措地看向维克托,果然对方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趴在沙发上就像一只大型马卡钦。勇利语无伦次地解释:“对不起维坚卡——我,我刚才走神了。不是故意躲开维克托的,对不起!”他急得连连鞠躬,就差来个标准的日式土下座。维克托得意地笑了起来,他总能让勇利手足无措,这种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的滋味相当不错,不出意料的话他的小男友应该快哭出来了。
        亚洲人的年龄总是个迷,穿着自己明显大了几号的衬衫的小猪看起来简直就像个高中生,哎呀总有种自己在欺负未成年的微妙感。维克托笑眯眯地想,坐直身子,突然伸手把勇利一拽。猝不及防就摔进了维克托怀里,勇利身体一僵下意识就要避开,狡猾的俄罗斯人却早早扣住他的腰。糟糕,命门被维克托掌控了呢!怕痒的日本人这下是彻底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脸紧紧贴在维克托胸膛上。
        温暖源源不断从彼此相贴的地方涌到身体里去,恰到好处的熨帖了身体的疲惫……可是,还是很累,累到了什么地步呢……完全不想动弹啊,只想回到自己的壳里好好休息不用接受任何来自外界的消息。深深的无力感在心底慢慢蔓延,纠缠住所有感官,就连思路都迟缓缥缈起来……蓦然一股酸涩涌上鼻尖,勇利把头埋得更深了些。
        他想推开维克托大声质问他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那个男孩究竟是谁,维克托对他是什么态度……可为什么迟迟不敢推开呢?是怕维克托承认自己的猜想吗?果然还是怕维克托离开自己吧。
        你瞧,他在这段感情里是多么自卑,多么不对等多么不公平啊!

【维勇】樱花

花裂paro
不知道什么时候看见的设定ummmm好像是暗恋一个人时身体会渐渐变成花朵脱落,先是足跟然后是全身。如果花裂症患者将花喂给喜欢的人吃,对方会忘掉与自己有关的一切,而自己会死掉。

立个flag,我要把这篇写成he

原先提出这个梗的人好像说了可以随意取梗_(:3」∠)_
时间线在温泉on ice之后

        粉白的、小小的几片花瓣蜷在袜子里,尚且泛着新鲜柔嫩的光泽,尽管已经皱的不成样子。
        作为一个日本人勇利自然认出这是樱花的花瓣。
        奇怪,他盯着刚脱下的袜子困惑的想,他什么时候碰到樱花了?家中也没有种樱花啊?更何况……还没等他想明白,不远处已经传来维克托的叫喊声:“勇利!一起去泡温泉吧!”
         “等等,维克托!”
        被维克托一打岔,勇利随即就忘了这件事,换上木屐提着浴衣匆匆小跑出门,才一出门就被在木门边守候多时的维克托一把勾住脖子。足踝突然一阵刺痛,勇利身体一歪险些摔倒,恰好撞进维克托怀里。
        “WOW!小猪猪真是热情!”维克托大声惊叹,嘴形又笑成了标志的爱心。
        勇利一脸郁卒,闷声闷气地说:“走了!维克托。”
        谁都没有注意到木地板上那一片比雪还白净的樱花瓣。

         足跟火辣辣的疼痛,即使是拿冰敷也无济于事。那种痛楚像是生长在骨子里的,即使暂时麻痹了痛感神经,依旧确确实实感受到那一处是在疼痛。
        简直连站立都困难。
        冰之城堡中除了他和小优外再无一人。还没上冰就几乎站不住,勇利扶住墙壁面色惨白,不行啊这样。小优捂住嘴惊慌失措地望着他,有几次她几乎忍不住就打电话给丈夫南郡豪或者维克托或者其他人也好——把勇利押到医院去检查。但是勇利坚决的眼神制止了她。她的发小虽然玻璃心脆弱但是倔强得像块不开窍的石头。除非勇利自己愿意,不然谁也别想劝他去医院。
        勇利拒绝去医院。
        没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他没事,一点事都没有,除了长时间滑行或者摔倒造成的红痕和淤青。他的脚没事,却疼得像是在刀尖上行走。
        勇利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哥本哈根的那条美人鱼。嗤——真是的自己和她有什么相像的?除了行走的痛楚。他脱下冰鞋套上刀套,充满歉意地向小优道歉浪费了她的时间。
        小优担忧地把勇利送到门口目送他脚步略有些别扭的离开,直到发小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之中,她才回到冰馆里。
        “欸?哪里来的樱花?”
        小小的,散了一地,像是春天来时一样。

✔去他的逻辑,去他的文笔。然后我就卡了(งᵒ̌皿ᵒ̌)ง⁼³₌₃我就不信我写不了he

今天莫名其妙开的脑洞,其实就是老套的我穿到了YOI的世界剧情……但是,_(:3」∠)_ 橙光游戏中毒太深hhhhh
屯脑洞hhhhh

求文qwq

占tag抱歉
挺早的一篇维勇文了,最开始在朋友手机上看的,名字好像叫《阴阳人》?不大确定,剧情也不记得了但是好像蛮好看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LOF上面搜不到,有没有谁知道是哪位太太写的啊?谢谢了orz以及现在还看得了吗?

【维勇】那些哨向乱七八糟的精神体

hhhh纯属恶搞之作
hhhh因为可以写精神体啊:: ೖ(⑅σ̑ᴗσ̑)ೖ ::可以写萌萌的软hhhh绵绵的小动物啊!想想就好可爱!
ooc是我的锅,开心就好……我已经不在意了,全文ooc
hhhh我彻底疯了ヾ(´∀`。ヾ)
这章或许大概是人设?反正和正文没关系,背景什么的不要介意,逻辑已经被我吃了。

#有关胜生勇利那个向导的精神体#
        胜生勇利很少——或者说几乎从不放出自己的精神体,要不是有塔的识别认证小伙伴们几乎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向导了。
        终于在某次宿舍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后输了的胜生勇利被要求向大家展示自己的精神体。
        披集磨刀霍霍从枕头底下摸出单反,季光虹放下了正在伸向瓜子的爪子,雷奥不明觉厉于是端正坐姿神态严肃。
         胜生勇利一脸懵逼,随即懵逼转为羞窘再变成惊恐,然而最终在舍友们的一致威胁下他不得不屈服。他终于从自己的精神屏障中放出了自己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的精神体。
         宿舍一时寂静犹如半夜人都睡着的时候,半晌后一声饱含赞叹与憧憬的惊叹打破岑静。
         是光虹。
         光虹满脸的钦佩同时向往地伸出手想要摸摸那只毛茸茸的可爱动物,胜生勇利略有些懵。
        “哇——是神兽啊勇利!”是广闻其名不见其形,长期活跃于我大天朝口口相传中的神兽啊!上至八十岁老翁下至几岁小学生都知道的神兽!长相蠢萌,老少通杀!光虹兴奋得一张脸都红扑扑的。
        勇利迷之羞涩起来。
        披集的神情反倒异常严肃正经,盯着挚友的精神体一动不动,仿佛在思考什么困难问题。但依勇利对披集的了解自己这位好友估计正在思考是用单反还是直接用手机自拍上传SNS更好,亦或是用什么姿势表情角度自拍才好呢?
        大概这个宿舍唯一正常的只有雷奥了吧,勇利的目光移过兴奋得整个人都呆在了床铺上的光虹和终于下定决心用手机自拍然后上蹿下跳照自拍杆的披集看向一直没什么动静的雷奥——诶诶诶诶不雷奥你站起来干嘛?哦只是出门啊。等等什么自己的精神体这么见不得人吗把雷奥都吓跑了QAAAQ
        勇利忧伤地缩在床头开始思考人生。
        光虹依然沉浸在“天呐我见到了神兽”的惊喜中。
        披集终于找到了他的伴侣自拍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十几分钟后宿舍门被“啪”一声推开,雷奥站在门口,怀着抱着一捧——青草???
         ……
         一顿解释后勇利接受无能地问:“所以雷奥你出去只是到草坪上薅了一把青草给我的精神体吃?”
        雷奥正直地点点头。
        勇利及时吞下差点冒出口的吐槽接过青草:“雷奥我谢谢你了!”
        不过精神体是不能吃东西的吧。勇利后知后觉的想到。

#有关披集那个向导的精神体#
        其实披集也很少外显自己的精神体,但是由于宿舍里常年屯着宠物仓鼠所以大家就默认为仓鼠。
         那啥虽然小了点但是十分会卖萌啊【划去】侦查上面有优势。    
         大家也觉得没啥。
        但是披集偶尔提及自己的精神体时总是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当时大家还好奇,后来某次实战课上终于明白了——
        啊,是猫头鹰。
        你知道作为一个仓鼠控放出自己的精神体结果可爱的小仓鼠们纷纷扑向光虹的怀抱的痛苦嘛!
         披集难得哭丧着脸说。

完了还有好多人设(?)我已经对ooc绝望了,他不放我我也没办法啊!( ´゚ж゚` )

【维勇】《别见》

hhhh私设如山
hhhh图谋已久的校园paro
hhhh对我的文笔感到没救了,真·小学生www
hhhh终于还是忍不住对小滑冰下了毒手
hhhh完了,我和ooc情投意合
chapter.1
       “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某日午后胜生勇利突然就对面前叼着冰棍的人说道,对方一愣随即立刻炸毛,险些把冰棍弄掉到地上。
时值午后蝉鸣喧嚣,单调地连成一线如刀具剐着耳膜,微风轻轻拂过吹起书页。胜生勇利隔着桌子和对面的男孩儿大眼瞪小眼,一时无人言语,唯有蝉鸣填补突兀中断的空缺。汗水顺着额头、颈侧滑落,所过之处除了水痕外还有些许瘙痒。这副场景是在好玩,他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哈?什么啊猪!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恼羞成怒的男孩朝勇利大吼,右手用力拍了下桌子装作气势汹汹的样子。殊不知自己这个样子在别人看来就像只乳猫在张牙舞爪宣誓自己的领土主权一样,完全构不成威胁,反而由于毛茸茸的外表惹人怜爱。半晌后他才慢慢地说:    “哈,猪。你喜欢的……是谁?”
         胜生勇利原本看着尤里左手上快化掉了的冰棍的目光移到了尤里脸上,直把对方看得从脸到耳根都染遍嫣红,才慢吞吞开口。一边努力表现出老子才不是关心你一边却认真听勇利讲述的尤拉奇卡好同志今天还是这么别扭呢!
        阳光透过轻薄的障子纸轻轻浅浅将枝叶树影描画在他们的侧脸上,十几岁的日子清爽,尚且是不识愁滋味的时候,即使是酷热难忍的夏日也依然生机勃勃如火山下岩浆涌动不曾停息。说是写作业然而夏日暑气蒸腾得闷人,两人吃完井水冰镇的西瓜后就爬到床上躺着一动不动。
        “猪排饭……”尤里躺在席子上懒洋洋地喊。
        “嗯?”勇利疑惑地哼了声。
        “我说……夏日祭快到了吧。”尤里轻声说道,语气有些感慨。
        “啊,是呢。按习俗尤拉奇卡要去钻洞哦。”勇利眯着眼睛想起尤里第一次钻洞的时候被黑魆魆的洞口吓得紧紧抓住自己浴衣的衣角,精致的小脸煞白,但还是握住了大人买来的“镇妖宝剑”,抓紧自己的手一点点挪进漆黑的洞穴,洞穴左右摆满纸糊的妖怪。认识的不认识的孩子手牵手大声喊叫着壮胆,有几个胆子肥的学鬼哭嚎,小尤里拉着他的手更加用力,喊叫的声音也有些颤抖。自己不是擅长言语的人,所以他手上默默用力反包裹住小孩子的手。出了洞穴后家长纷纷一拥而上拿着西瓜、鸭梨犒赏壮士们。尤里在被爷爷接走前借着光仔细看了看他的脸,嘴角十分别扭地向上撇了撇,啊,是在笑。
        自那后两人快速地熟悉起来,先是勇利邀请尤里品尝自家美味的猪排饭,再到尤里别扭地把装着猪排饭味的皮罗什基的袋子扔给他,一来二去勇利逐渐摸透了尤里的性子。尽管两个人不是同岁不在一个年级,可一旦有时间两个人都会凑在一起,比如现在。一觉睡醒已经傍晚,烈日熔金,暮云合璧。
        和尤里在自家吃完晚饭后,宽子妈妈就叫勇利送尤里回家,说尤拉奇卡的爷爷刚才打电话来了催自家孙子回家,好像是尤拉奇卡的表哥来了。(提到表哥这个词的时候尤里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勇利点点头,返回房间把尤里的作业收拾好再走到门外正碰见尤里对一个不认识的人大发雷霆,那人脾气倒是颇好,见他来还冲他笑了下。时隔许久之后他依然记得那一幕,银色长发的少年站在四合的暮色中,身后玫瑰色的云仿佛天使羽翼一般展开,将坠不坠的太阳将光线直直投射过云层在少年周身镀了一层金芒。

完了,从第一句话开始勇利小天使的性格就崩了hhhhh后面努力拽回来hhhhh
话说有没有后面还不一定呢hhhhh